注意:该文章还在排版中

philosophy被翻译为“哲学”

他是古希腊语philein[φιλο](爱、追求)sophia[σοφία](智慧)的组合词。
与其翻译为哲学,不如翻译为爱智慧、爱思考
或者更贴近本意的意思:爱一切能引发我们思考的东西,当然也包括了一个最本质的问题:
人类存在或者生命,一个具有自我思想的智慧体他们存在的目的是什么?
在公元前6世纪,在泰勒斯提出“世界的本源是什么?”时,人类的认知从一开始的欲望上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当然泰勒斯肯定不是个第一个提出这个问题的人,早在我们还在茫茫的大草原上时,或许就已经有某位我们的祖先以一种未知的语言提问出:世界为什么是这样。本源是什么?我们存在的目的是什么。
这可不仅仅是一个问题,凡是能提出这个问题的人,就能代表了,这个种族已经拥有了一种全新的智慧,这种智慧出奇的强大,仅仅这一个看似简简单单的问题,却能带领一整个种族从开始存在走向灭亡。
如果说,泰勒斯是第一位使人类大范围的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并使其世界推动了,这一个过程。我们简称“人类思维进化”
那么可以说,我们世界里已经经历了两次大范围的思维进化
第一次是在公元前8世纪到公元前3世纪,世界不论先后的出现了各个爱智慧的人们
老子、泰勒斯、古埃及的智者或者释迦牟尼,甚至是那些早已流失在时间的洪流中毫无记录的智者们
这些智者们都以自己的方式提出了”世界之存在,万物之本质,生命之意义”的问题。

第二次是试图使其希腊文化复苏的文艺复兴时期。

从我们的种族诞生开始,不少人都提出了这个问题,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做出这个问题的答案。
先不要说问题的答案,我们甚至连这个问题的意义都没发搞懂。
相信我,在我们种族的历史上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的理解这个问题的意义,更不要说做出这个问题的答案。
因为这我们的智慧还没有发达到如此的高度来思考此等重大问题的意义。

因此,我们每对这个问题产生一点进展,哪怕再微小的进展,都会使其我们整个族群产生巨大改变。
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每一次的思维进化,都会使其种族进一步控制野性的思考方式,这些野性用宗教术语或许更贴切一些:
那就是人所皆知的七宗罪
就是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色欲、暴食
这些情绪存在本身并无任何对错,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被称作对错。
但是高级思维的人会随着越来越多的智慧,便可以更能彻底够控制这些本来可以成就我们性格的情绪 。
比如说傲慢,任何充满智慧的人都不会傲慢,反过来说,任何傲慢的人,都不是智者。这一点已经非常清楚了,因为真正的智慧是没有傲慢的。
再来说说色欲,我有理由相信,在人类智慧和技术发展到某个阶段时,生殖的欲望将会极尽消失,但不是完全彻底消失不见,只会如同即将逝去的灰烬一样,同时意味着,对目前人类最重要的爱情也会“消失”,因为我们都知道,爱情是生命为了生息繁衍所发明的一种手段,所以当某个生命的智慧足够高时,繁殖这个原始的欲望将会成为一种不会考虑的想法。

  • 那或许你会问,如果这些情绪都丢失了,那么还是有着自己人格的生物吗?

很抱歉,以目前的答案是:是的,智慧越高的人,以我们这种低级智慧的生物视角来说,高度智慧的生物是没有任何明显的情感问题,我无法做出详细的答案,因为以我的智慧还无法理出这个问题的思绪。

2017年10月4日更新

有一点或许是我误解了,较高等生物的情感并不会随着越来越多的智慧变得越来越少,
而是较高等生物越来越能控制这些情感的产生。
因此或许在较高等生物面前,较高等生物的感情也会随着越来越高等的智慧,变得高等。
只是我们较低等的生物无法理解这些感情而已。

我虽然很不情愿,我也不喜欢这种答案,但是还是要说出我思考出的观点:
在最终,即极度高级的智慧里,任何事物的存在都是没有意义的。
从物质到精神再到未知的灵魂,在越接近最终的智慧里,越是显得毫无意义。
不要误会,因为,甚至连无意义本身都毫无意义。
包括你能存在的一切,和你的思维的一切,包括你现在所想到的“一切”的意义
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没有任何词语能够真正的表达出这种境界,因为词语就是意义,但是我还是想到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好概念的词语:“黑暗”
绝对的黑暗,没有光,没有感觉,没有一切,甚至是黑暗本身都不存在。或许这就是智慧的最高境界吧。
的确让人很沮丧,我也是,但是作为一个追求者,我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感觉来拒绝接受或评判事实。
无论真理是什么我都会选择正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