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不受宗教所约束,我们不要一个万能的造物主,宗教只是探索真理的一种手段,但不是必然手段;